非法转播NBA赛事被判赔800万元
免费观看nba直播比赛
免费看nba直播比赛
NBA总决赛直播:太阳vs雄鹿G4在线直播 太阳剑指赛点!附回放
8时起视频直播10场NBA赛事:詹皇率队战独行侠 爵士欲取8连胜
25日视频直播5场NBA赛事:太阳冲击第60胜 有望锁定联盟第一
城市金融和文化体育部
体育部积极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中资机构向缅甸卫生与体育部捐赠防疫物资
人民日报体育部致敬郑智:一路坚持源于热爱

发威!自动驾驶的加速落地竟和元宇宙有关?

作为一名身在科技媒体公司的汽车编辑,“元宇宙”这个在我司高频出现的词汇一度让小雷感到一脸懵逼。为此,小雷决定直接问“度娘”,对于元宇宙的描述是这样的:元宇宙(Metaverse)一词,诞生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小说描绘了一个庞大的虚拟现实世界。

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小雷可就秒懂了,虽然小雷没有看过《雪崩》这部著名的科幻小说,但是美国经典的好莱坞科幻电影《黑客帝国》,以及2018年上映的《头号玩家》说的不都是这么一回事嘛。

大概明白了所谓“元宇宙”的概念之后,基于职业本能,小雷汽车编辑就开始脑补它在汽车领域当中的应用。然而,还没等患有拖延症晚期的小雷拟出内容大纲,英伟达抢先一步给出了它对“元宇宙”应用在汽车领域当中的理解。

英伟达作为一家经常经常在游戏玩家口中出现的高频显卡公司,它对于元宇宙的理解也如同虚拟游戏。在英伟达眼中,元宇宙当中的万物皆可虚拟,其中就包括虚拟出另外一个可以用于测试自动驾驶技术的数字化“高仿”地球。

早在2016年,兰德智库就曾经指出,为了确保安全性,一套自动驾驶系统至少需要测试110亿英里(约合180亿公里)才能达到量产应用条件,这个测试距离相当于环绕地球44万圈。

要知道,我国自动驾驶领域巨头百度Apollo在2020年全年的测试里程也才112万公里。很显然,无论是从测试成本方面考虑还是从时间方面考虑,现实生活中的110亿英里测试数据都是在有生之年难以完成的任务。

其实影响路测任务的关键要素只有两个,其一,测试车辆的数量;其二,每一辆测试车辆所积累的里程。因此,想要完成路测任务的方式也很简单,那就是增加测试车辆的基数,让这些测试车辆不间断的在路面上刷测试里程。事实上百度Apollo在2020年的112公里路测数据就是使用了55台测试车辆才测出来的。

众所周知,目前自动驾驶的主流技术路线就是通过装备激光雷达来实现的,而激光雷达的价格又极其昂贵,并且一台自动驾驶测试车往往需要装备数个激光雷达。因此,价格高昂的测试车辆单车成本就成为了自动驾驶公司扩大测试车辆基数的拦路虎,甚至能够直接拖垮了绝大多数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

11月9日,小雷在英伟达召开的GTC大会看到了自动驾驶技术井喷式发展的希望,因为英伟达使用Omniverse技术复制了一个数字孪生地球。在这个孪生地球上既可以模拟建筑、汽车、机器人、物理现象、生物系统、5G边缘,也可以像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在开发布会时一样,模拟一个孪生的自己。

当元宇宙与数字孪生地球对应之后,小雷脑补出来了很多有关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可能性。例如,在虚拟空间中做测试的自动驾驶能否解决高昂的硬件成本以及最为关键的安全问题。

其实目前研发自动驾驶技术最为激进的并非车企,而是专注于L4、L5级别自动驾驶的RoboTaxi公司。它们往往才是在自动驾驶领域砸钱最多的公司,而它们的钱除了花在了研发方面之外,自动驾驶硬件成本也是一笔不容忽视的巨额开销。

从目前来看,包括Waymo、百度Apollo、AutoX在内,数家一线RoboTaxi公司都已经具备了无人驾驶技术上路试运营的实力。对于它们而言,未来除了还需要在技术上继续升级之外,困扰它们的更多是巨额的自动驾驶硬件成本。

以主打的RoboTaxi低成本解决方案的百度Apollo为例,它旗下的测试车Apollo Moon成本仅为48万元人民币。如果百度想要在10年内跑满180亿公里的路测数据,那么以它目前平均一辆测试车一年跑5万公里来算,至少都要花费1728亿元布局360000辆测试车。这样的花费和布局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而言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百度Apollo还是一家以主打低成本RoboTaxi解决方案的公司,如果换做是以堆料著称的AutoX,那么它完成180亿公里路测所花费的成本更是多到难以想象。要知道,据业内人士推测,AutoX Gen5的成本是百度Apllo Moon的3倍以上。

如果自动驾驶技术的硬件成本得不到解决,那么RoboTaxi公司就无法进行扩充测试车辆,带来的连锁反应就会是无法获得更多的路测数据,也就无法完成上述的110亿英里测试目标,自动驾驶的愿景自然难以落地。

很显然,如果RoboTaxi公司在数字孪生地球当中测试自动驾驶,那么它完全可以通过购买虚拟的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等硬件,并不需要用实体化的测试车去进行路测,这就和我们在玩《极品飞车》时并不需要真的买一台车是一个道理。

另一方面,在限时当中,我们每个人的时间都是固定的一天24小时。在数字孪生地球当中,只要能够确保测试效果精确,那么RoboTaxi公司完全可以给它的虚拟测试车开一个“加速”挂,这就可以在不影响测试结果的情况下让测试变得更加高效。

事实上通过开“加速”挂获取大量路测数据在自动驾驶领域并不是没有先例。要知道,谷歌旗下的RonoTaxi公司Waymo就曾经通过输入0.1亿英里的线亿英里的仿真路测。

事实证明,仿真测试已成为自动驾驶开发和落地的必经之路。因此小雷认为,在类似于英伟达提出的元宇宙数字孪生地球当中测试自动驾驶技术,既能够大幅降低自动驾驶的测试成本,也可以提升自动驾驶的测试效率。

在小雷看来,自动驾驶技术可靠性也是兰德智库提出110亿英里路测标准的主要原因,而制定相关政策的机构对自动驾驶上路的态度也是慎之又慎。要知道,在任何时候,人的生命都是最宝贵的,而自动驾驶本质上就是把人的生命托付给机器。因此,出于安全考虑,即便是到目前为止,我国获得了无人驾驶RoboTaxi测试牌照的公司也不超过3家。

小雷认为,既然国家谨慎发放自动驾驶测试牌照是出于现实生活中的安全考虑,那么在英伟达设计的元宇宙数字孪生地球当中,自动驾驶的测试权限很有可能会被进一步放宽。

一方面,元宇宙诞生的初衷就是源于人类对未来科技的想象,我们可以将其看作是一块用于培育未来科技产物的试验田。另一方面,既然数字孪生地球是虚拟空间,那么它自然也就不会给真实世界当中的人类带来生命威胁。

当然,既然数字孪生地球是一个复刻的地球,那么地球上的规章制度当然也会被复制到上面去。因此在小雷看来,即便是在一个“假”地球上做自动驾驶技术测试,自动驾驶技术供应商也应该尽可能遵循“真”地球上的一切准则。

要知道,对于它们而言,这并不是一场游戏,而是一项未来将要应用在现实生活中,并且承载生命的尖端技术。如果自动驾驶测试不会威胁到人们的生命安全,那么它的研发门槛也将被大幅降低。

在虚拟世界当中,由于RoboTaxi公司只需要专注研发技术,它们既不需要承担具现化的硬件成本,也不用过于担心自动驾驶测试带来的生命安全。如果测试成本以及安全问题能够得到解决,那么自动驾驶技术大规模路测也就指日可待了。那时,我们至少可以在那个世界当中提前体验到自动驾驶技术带来的科技魅力。

尽管在元宇宙当中测试自动驾驶技术,既不会危害到现实世界里人的生命安全,也能够大幅节省研发测试的经费,但是元宇宙本质上是一个以代码著称的虚拟世界,而代码即算法,所有算法都存在规律。

以小雷对于元宇宙的理解,小雷认为元宇宙就像是我们年轻时的网恋,她看起来特别真实,但是却又显得无比虚幻。然而,这就好比网恋情侣早晚都要见面,当他们回归现实之后依然会充满了不可预见的意外。

自动驾驶技术供应商在通过元宇宙建立起来数字孪生地球当中研发大概自动驾驶也是如此。尽管元宇宙或许能够加速自动驾驶技术发展,但是这并不代表在元宇宙中发展起来的自动驾驶就一定适用于我们当下的世界,因为真实世界的变化永远高于预测的结果。

事实上即便是Waymo已经在仿线亿英里的路测,它也无法保证它的自动驾驶系统在现实生活中能够万无一失。

我国有句古话叫做“万事开头难”。自动驾驶作为人类历史上数一数二的伟大技术,它距离真正实现肯定还是要跨越很多难关,但我们也能够乐观地见到,在诸多新技术的帮助下,我们已经能够见到了技术落地的希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